一只白鹿青崖间

我们一生中,遇见多少人,就会失去多少人。



“我和你说,我看了EXO的团综,被他们圈粉啦。”
去年年中在韩国做交换生的闺密如是说。彼时的我嗤之以鼻,恭喜她成为了巨大脑残粉军团中的一员,同时对闺密的堕落表示了不走心的哀悼。没错,当时我对这个三个字母的甚至不知道到底由多少人组成的组合定义就是,拥有一大票脑残粉的韩国欧巴们。



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一巴掌,“报应”来的猝不及防。
大约2015年秋的时候,《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开播了(百度了一下第一期10月播出)。守着电视看了第一期,并没什么特别好笑的点,游戏和剧情设置只能说无功无过。感谢这样一个不出彩的首期,让鹿晗的颜值脱颖而出。老实说当时还没有特别被吸引到,就像漫天星河里漫不经心的注意到某一颗可能比别的星星更亮一些的那颗。之后是第二期、第三期,等发现自己已经是为了看鹿晗而等着每周的跑男,一到周四就会不自觉的说出“明天可以看鹿晗”这种话的时候,已经接近年末了。而后非常自然的如同前几天的微博话题,#我犯了大错#,不该看了他的微博,在微博和百度搜索他的名字,翻了他的贴吧——一发不,可,收,拾。



毫不羞愧,我很坦诚的承认,没错,我就是被鹿晗的颜圈粉的。
“美颜盛世”,当时提到鹿晗我脑海里立马出现的就是这四个字,后来是“傻狍子”,这个暂且不表。不管他是不是长相上是否偏女气,或者是不是什么黄金比例完美五官,又或者下唇线上有道疤,都没什么关系。我喜欢,我就是觉得他好看,这在我的审美范围内就是没人能动摇的观点,和《寻龙诀》里胡八一说的“我觉得你漂亮,可能不是客观上你漂亮,是我心底认定你漂亮”是一样一样的。
看他演的电影、MV、综艺,还有杂志拍摄和画报。越看越觉得,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在我不长的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很少有被惊艳的感觉,最近的一次大概是半夜收工饿得半死之际看见街对面还没收摊的烧烤大叔的时候吧。看到好看的照片就管不住手的下载,恨不得一天换一张背景,每天花样感叹他的美貌。
由于个人写作水平还停留在小学阶段,无法准确的表述出对鹿晗的感受,有点痛心。大概,是吃到了刚出炉的甜甜脆脆爆米花,是点燃除夕夜第一支烟花,是踏着海边的细沙,是甜蜜、惊喜和柔软的心情吧。有时候旁人问我你在傻笑什么,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只是在看鹿晗的照片而不是智障或者小儿麻痹。



被鹿晗圈粉后,看他的综艺就会不可避免的接触到EXO。
除了每周五的跑男,先去翻了早年的几期快乐大本营。虽然人都还是一脸青涩的样子,画质渣得仿佛天然马赛克,但是看着鹿晗或小心紧张的自我介绍,或丧失形象管理能力的大笑,依旧觉得心满意足。好像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他的丑照被做成表情包你都觉得天呐简直可爱,看综艺的时候自带focus,以至于看完快本的EXO部分,还是只认识天朝四子。说起来,大约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觉得EXO其实并不是自己以往认为的那样,反倒有点和谐活泼又可爱(?)
跑男统共没有多少期,鹿晗又被首撕好几期,加起来的镜头压根还看不过瘾,就结束了。于是接档跑男的《王牌对王牌》上线炒作了,首期奔跑吧兄弟对挑战者联盟。晚上照理躺在床上刷着微博热搜,毫无防备的看到了“牛鹿”,“勋鹿”和“牛灿”这些关键词。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不是吹,一点进去就化身尔康——“紫薇,我控制不住我的手啊”



要说为什么最先喜欢上牛鹿,还是那理直气壮的一个字,脸。
原来的他们,并不是现在这种同台同框都是奢侈的情况。他们曾经是一个组合,一个分队,一同站在舞台上演出,在练习室里努力着,出演每一支MV,你们曾一起闪闪发亮啊。早期的鹿晗和吴亦凡被说用生命装不熟,其实关于他们真不熟还是假不熟我也不是很关心,因为同在异国他乡,有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和你在一起奋斗,连落下的汗水也不会孤独。对,我觉得国籍就是一个这么奇妙的东西,是融化在骨头里的亲切感。我们来自同一个国度,哪怕你有你的老火靓汤,我有我的北京烤鸭,食物的味道虽各有不同,但好吃的感觉总是类似的,同理还有啤酒和口味虾。

评论(8)

热度(12)